耙糞種苞米,沒衣穿被逼創業,竟成服裝大亨身

?行業知識 ????|???? ?2021-05-20 16:47

  為了讓全村的人有褲子穿,她建立了一家服裝小廠,偶遇貴人后,她的命運0度大轉折,就連股神巴菲特都是她的客戶,她就是大楊創世的創始人李桂蓮。

  46年3月,李桂蓮出生于大連新金楊樹房。那個時候的大連,已經是東北三省的北大門,貨物吞吐量非常大,在世紀60年代,90%的家禽出口都是從大連走海運。

  不過新金雖然隸屬大連,確卡在大連與沈陽之間,“既沒有省會城市的優待,也得不到大連的傾斜,”李桂蓮所在的楊樹房更是一窮二白,家家戶戶一年到頭都是餓肚子,村里最流行的風俗就是過年找左鄰右舍借衣服,“好走親戚。”

  所以,李桂蓮上完初中,在當地已屬高材生。回到生產隊,耙糞、種苞米、收割,男的都不是李桂蓮的對手,家里的工分一大半都是她掙的。71年,歲的李桂蓮順利成章成了大隊書記。

勞保服批發定做

  79年臘月,東北零下多度,滴水成冰。過小年那天,李桂蓮開完會回家已是晚上點,卻看到父親穿著單褲在村外面等她,即便單褲外纏了幾圈草繩取暖,也依舊凍得瑟瑟發抖。李桂蓮鼻子一酸,眼淚就下來了。

  當年春節,縣領導下來視察,可把李桂蓮愁懷了。怎么回事?原來很多戶人家是幾兄弟共用一條褲子,如何歡迎領導?

  整個春節,李桂蓮郁悶寡歡。是啊,大小也是村支書,責任可就不一樣,“要想讓鄉親們富起來,就從有褲子穿開始!”

  于是,79年3月份,楊樹房服裝廠就在村大隊50平米的地下室開張了。

  剛開始,大伙業務生疏,李桂蓮就從國營服裝廠揀來廢棄的布條子,縫鞋墊、椅子墊,練習手藝。這一練就是四個月。

  隨后,開始做縫紉機套、工具袋。周邊的服裝廠活趕不過來的時候,也會分一些小單給李桂蓮做。但是,折騰大半年,基本都是義務勞動,沒賺到幾分錢,更別說讓大伙有褲子穿了。

  直到80年年底,事件才出現轉機。這一年,大連一家外貿公司接到美國公司的大單,“3天拿出500套西服樣品,去法國參加博覽會”。

  別說3天500套西服,就是整個大連一年全部加起來,也生產不了500套。不過,送上門的肥肉怎么能放跑呢?所以,單子一簽下來,那家外貿公司就開始四處找下家。不過,整個大連的服裝廠都跑遍了,沒有幾家敢搭茬,最后死馬當作活馬,找到了楊樹房。

  也是,當時我國的裁縫平日里都是長袍短褂,哪里會做什么條絨西服。不過,李桂蓮也一口應允下來,“機會難得,正好跟城里的外貿廠建立聯系。”

  由于時間緊急,楊樹房服裝廠的全體員工就兵分兩路,一路去大連拉布料,一路在家研究西服的樣品。仔細研究下來,大伙覺得西服也沒有想象的那么神秘,“無非裁剪比中山裝多幾道工序。”

  所以布料一到,李桂蓮立馬把大伙分成8個組,領料分包,燙掛面,中段檢查,釘袖口鈕,剪線頭,熨燙....整整3天3夜,她帶領個工人沒離開車間一步,到了第三天中午終于搞定了0件西服。

  樣品做出來了,客戶卻走了。李桂蓮心一橫,一路攆到了大連機場。那老外看到這0件西服,相當吃驚,說什么也不相信是農村小廠做出來的,當即退了機票,非要到廠子看一看。

  一到楊樹房,老外瞬間懵了。只見地下室齊刷刷擺著臺縫紉機,大伙正有條不紊裁剪、鎖邊、縫制,“OK、OK!”老外當場對大連那家外貿廠說,“以后的條絨西服就全在這里做了。”

  就這樣,楊樹房服裝廠來了個0都轉彎,走上了外貿之路。

  不過,出口可不是兒戲。一根針不值幾個錢,但一截隱藏在衣服里的斷針可就值錢了,“有可能索賠萬美元。”所以,李桂蓮規定,工人領新針,必須拿斷針去換。

  為讓裁縫提高技能,李桂蓮隔三岔五就搞業務技能大賽,大賽成績全部跟獎金掛鉤,“80分以上的,工資漲元,90分的以上的,工資漲50元”。那段時間,大伙玩命學業務,張口就是這個扣子怎么縫,這個袖口怎么收。

  有一位程岫巖的老員工,當年建廠時,是專門負責稱棉花的。經過5年學習,竟然掌握一口流利的日語,50多歲的她,成為了服裝廠的外貿部部長。

  天道酬勤,到了84年,廠里有了0多萬進賬。

  3年后的87年,李桂蓮決定擴大工廠規模,在周圍2個縣6個村建立了8家分廠,她本人也被授予全國十佳農民企業家稱號,當時還有一位就是萬向集團的魯冠球。

  這個時候,西班牙的貝爾馬聞聲而來,那是李桂蓮的第一個歐洲客戶。當時的貝爾馬規模不大,每年的訂單只有1萬件夾克衫。不巧的是,當年下半年,西班牙的比塞塔就出現了大幅貶值,成本一下增加了%。

  那一單,貝爾馬估計就要賠掉萬美元,李桂蓮卻主動找到對方,“放心,我們有可替代的面料,價格便宜40%。”一算賬,貝爾馬還賺了1萬多美元。

  從此,貝爾馬和李桂蓮開始了長達年的合作。后來,貝爾馬每年給大楊集團的定單就有0多萬件,價值6000多萬美元。

  “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就這樣,李桂蓮和多家歐洲公司建立了合作關系。

  92年鄧公南巡講話之后,楊樹房服裝廠也完成改制,成立大楊創世集團,李桂蓮也全身心投入到集團的日常管理上去。

  但是,很快97年亞洲金融風暴來了,整個東南亞,東亞成了重災區。一時間,訂單銳減,百業凋零。

  當年秋天,李桂蓮帶隊到日本,合作伙伴相當絕望,因為之前創世就很強勢,動不動就漲價,日本讓面很擔心創世會不會乘人之危,狠殺一把?

  誰知,李桂蓮開門見山,“此行目的就是讓價,讓3%,互相爭斗只會讓大家一起死掉!”

  頓時,辦公室響起了經久不息的掌聲。歡呼聲中,當年創世新增0多個客戶,其中80%來自日本。結果98年,大楊創世營收不降反升,營業額一舉突破8個億。

  00年4月,大楊創世在上交所成功上市,李桂蓮的身價也突破6個億。

  上市之后,大楊創世可謂順風順水,最高峰時期,日本市場上每5件西服就有一件是大楊制造,只不過貼著人家的牌子。

  不過,做貼牌賺的是辛苦錢,一套西裝四五千,可大楊拿到手的就五六塊。隔年,日本爆發了阪神大地震,創世的業務足足停了3個月。那段時間,李桂蓮不吃安眠藥根本睡不著。

  痛定思痛,李桂蓮決定做自己的“創世”品牌,“戴著皇冠的雄獅昂首向前,左右各是一把交叉的劍。”

  與雅戈爾、杉杉等品牌不一樣的是,李桂蓮走的是國際路線,所以一開始,李桂蓮請的職業經理是日本人。

  不過,日本人外戰內行,內戰可就外行了。當時,設計的西服顏色都比較深,領帶用的也是中規中矩,襯衫就別提了,一碼都是白色。

  首次失利,李桂蓮納悶,“都說遠來的和尚好念經,為什么請的日本人就水土不服?”既然東洋不行,那就試試西洋的。

  這回,李桂蓮請來的是意大利的布勞迪。布勞迪是誰?他是當時全球最大的服裝集團華倫天奴的技術總監。大師一指點,李桂蓮全明白了,“線條、外形和可穿性是服裝成敗的關鍵。”

  此后,她一口氣從意大利進口黑色滌綸、藏藍呢絨50多種面料,多種顏色。

  一個高手還不夠,后來,在兒子的引薦下,李桂蓮又結識了阿瑪尼的首席設計師凱特琳,老太太面臨退休,在家閑不住,就被李桂蓮請到了東方。

  老太太來的時候,還帶來一個信息系統。一種服裝當它的面料或者特質發生變化的時候,這個系統能自動更新,“一來提高辦事的效率,二來及時了解行業內的動向。”

  有了布勞迪+凱特琳的加盟,大楊創世的品味立馬上了幾個檔次。此后,李桂蓮一口氣在華北和東北開了家專營店,其中光北京的金融街、京西賓館、新光百貨就開了3家店。

  最神秘都當然屬于京西賓館店,從來不對外營業,不是一定級別的都排不上號。

  年,大楊的營收突破億。

  “人在做事,天在看,神也在幫忙。”這是李桂蓮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年以后,她掏出600萬為遼寧建設了所小學,除此之外,每年還拿出0萬獎勵大連的環衛工人。

  結果年,在大楊成立周年之際,神真的來了。

  話說年,美國股神巴菲特到大連參加伊斯卡爾金屬制品公司一家新工廠的開幕儀式,大楊的全球總監大衛與巴菲特是朋友,于是走了個后門,建議巴菲特試試大楊創世的定制西裝。

  “進了酒店才五分鐘,有兩人就沖進房間。我還沒明白過味兒來,他們就開始量好尺寸。”據說,后來巴菲特對那套定制西服相當滿意,在奧馬哈,還曾穿著參加了一年一度的投資者會議。

  巴菲特一穿不要緊,噼里啪啦介紹了像比爾蓋茨這樣的70多個名人客戶。當然,高端定制,價格也可想而知,每套衣服的價格在3萬-6萬元,即便像巴菲特這樣的大佬也就定制套。

  為了服務這些世界級的首富,李桂蓮專門設置了一條生產線,人稱“小線”,小線的衣服全部手工縫制,每個扣子都是精耕細作,每件衣服上都有客戶的名字,“一周交貨,空運來,空運去。”

  世界經濟論壇主席施瓦布先生穿著創世西服出席達沃斯論壇年會時,與李桂蓮調侃,“幾天的會議,只有頭是自己的,其余都是創世的。”

  年,大楊集團年服裝生產加工能力10萬件套,產品暢銷英、美、德等多個國家和地區,其中,年西服出口量更是達到了600萬件套,全國排名第一。李桂蓮成了西服加工界名副其實的女王。

  不過,大楊創世卻在年被圓通借殼上市。對此,業內人士眾說紛紜。

  觀點一,年以后,在出口受阻、匯率變化、成本上升的制約下,李桂蓮的日子不好過,也做了很多轉型嘗試。不過,擅長的沒有深入,不擅長的耗費了機會。

  觀點二,企業養大,養多了,是可以拿來賣的。自己有肉吃同時考慮到未來是否有肉吃,正好圓通快遞想吃豬肉,老人家套現走人,安享天年可以理解。

  觀點三,服裝門檻很低,要的就是有訂單,有生意就能活下去,對傳統企業而言面對的就是兩條路:死亡之路與重生之路。顯然,李桂蓮選擇的是重生之路。

 

0